HBO 《继承之战》第二季:年度话题喜剧再进化,荒谬与悲哀的

2020-08-15 关注健康

HBO 《继承之战》第二季:年度话题喜剧再进化,荒谬与悲哀的

一样尖锐、一样荒谬、一样沉重,但比首季更有自信、更複杂,更浮夸,HBO 旗舰喜剧(还是戏剧?界线真的越来越模糊了)《继承之战》第二季刚写下本剧的收视率新纪录,而在这个富者越富、穷者越穷的世界中,本剧可能也是最愤怒、最能捕捉时代精神的电视影集之一。这依旧是一齣相当暧昧神秘的小众影视作品,但有了本季的执行和叙事高度,《继承之战》从小众作品进阶成必选作品,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一如首季,《继承之战》讲的是一个在转型与守旧间摆荡的媒体世家(基本上就是福斯电视网结合迪士尼…糟了这好像在现实也成立),同时面对竞争对手进逼与家族纷争,在巩固势力并扩张事业版图中,所呈现或映照出的种种光怪陆离。

HBO 《继承之战》第二季:年度话题喜剧再进化,荒谬与悲哀的

进入第二季,《继承之战》走的依旧是高风险高报酬的路线。本剧原创杰西阿姆斯壮保留了过去创作《幕后危机》时对华丽髒话的迷恋,力图打造一种看似一本正经,骨子里则充满讽刺力道的喜剧风格,用类似真实电影的手法,突显出画面上一切的难以置信,若在看的过程中不确定自己该笑还是该哭,甚至眼前的一切究竟是恶搞还是认真叙事,则这可说正中阿姆斯壮下怀。影集前一刻可能用最严肃的口吻争辩企业併购的策略,下一刻瞬间讨论起如何弄到海洛因或海外召妓,接二连三的叙事变化球让观众眼花撩乱。新一季伴随着家族大家长罗根火力全开更是精彩,一趟海外高阶主管充电之旅的晚宴可能是本剧最让人莞尔也最让人不适的喜剧桥段。

而或许是回应现实的大环境,第二季的《继承之战》也比先前要来得更愤怒,更咬牙切齿,并将不满转化为叙事的薪火,新一季关于新闻台内部运作、总统选举,以及企业人士自保的无耻嘴脸,在在让本剧险得更有迫切性。此外,角色依旧是本剧最让人目不转睛的关键,新一季的布莱恩考克斯的演出堪称鬼神,每次喝斥或心理游戏都让人寒毛直竖,杰瑞米史壮的行尸走肉(这是称讚)很难不叫人心痛,而马修麦费狄恩的汤姆则默默地成为全剧最複杂也难以捉摸的角色,完美达到的弄臣与悲剧傻子的平衡。若说阿姆斯壮对于金字塔顶端人士为富不仁的讽刺批判是影集的话题来源与卖点,演员和立体又独特的角色才是悲剧与冲突的催化剂。

当然,一如上季,《继承之战》偶尔在调性上还是有失误,可能某一刻角色太像吹鬍子瞪眼的反派,另一刻则正经到成为了真实电影,但考虑到现代社会里世界各地商界与政界的现实,本剧恐怕还显得太内敛节制了些。而随着戏剧里的冲突风起云涌,现实事件则屡屡挑战理解与道德的底线,《继承之战》的戏剧高峰恐怕还没到呢。